新聞追蹤 | 暴火燒紅Van 害老車主一身債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五分时时彩_五分时时彩娱乐平台_哪个平台可以玩五分时时彩

  圖:11月18日清晨五時許,旺角有三輛紅Van被黑衣暴徒投擲汽油彈縱火,圖中最前一輛可是我馬伯的紅Van

  消費黃金檔期的聖誕佳節,又被摧毀香港經濟的暴徒肆意堵路,打砸靠路通財通的運輸從業員的飯碗!四天 來已有超過五百輛公共車輛被暴徒惡意破壞縱火,當中包括不少小巴。大公報記者追訪了幾位苦主,有大半生駕小巴養活一家的73歲紅Van車主,暴亂期間每月要倒貼供車開支,欲哭無淚;亦有200後初做車主的紅Van司機,搵食車被燒毀,更要申請破產。暴徒瘋狂毀車堵路,的士小巴權益關注大聯盟主席宋國明慨嘆,運輸業已「無路行」,促請政府提供紓困方式,幫助業界渡難關。\大公報記者 周揚(文) 攝影組(圖)

  駕駛紅Van近半世紀的馬伯,去年響應政府的環保政策更換新車,一次過購入兩輛新款19座小巴,借貸1200萬元,分25年期還款,平均每月供款四萬多元。馬伯的如意算盤被暴亂嚴重打亂陣腳,尤其是上月18日清晨五時許,有三輛紅Van被黑衣暴徒投擲汽油彈縱火,其中一輛的車主可是我他。馬伯憶述當時在睡夢中被電話吵醒:「行家話我架車被人燒咗,仲冒曬黑煙,當刻我呆咗,無諗過架車會被人燒!」

  落地兩年 仲要供廿幾年

  馬伯帶記者到案發現場,細說事發時的情景,「我架車就停泊在旺角花園街,有三架車一块儿着火,我嗰架喺最前」,望着紅Van被熊熊烈火燒毀,他拍下慘況時欲哭無淚。馬伯無奈說,這輛小巴簇新,定期保養維修可用20年:「架車可是我落地兩年,但供車仲有廿幾年,牌費、保險費一個都唔少,兩樣加起來一年近六萬元,而家我剩番一架搵食車,孭起兩架車的開支」。他說暴亂愈來愈激,但供車開支不減,八月以來已入不敷支,平均每月要靠積蓄倒貼四千多元,年屆73歲的馬伯長嘆一口氣說:「没法見步行步」。

  暴徒堵路早已影響馬伯的收入,他的小巴行走旺角至慈雲山路線,一程車正常倘若20多分鐘,但旺角一帶過去數月不時被暴徒封路或堵路,繞道避開左拐右拐加带塞車,行一程要一小時,全日揸少幾轉,變相生意減半:「架車19座,但這條線唔多人中途落,客量不變但用多了時間,無得跑多幾轉車,數數手指少了一半生意,仲蝕埋油費。」

  熬過沙士 老來竟遇「黑暴」

  新聞說有巴士司機被暴徒襲擊,搵食車司機都怕怕,馬伯說更難找人肯租車揸。馬伯解釋,車主與租車司機並非僱傭關係,可是我外判,一旦環境轉差,就少人願租車。小巴日租市價原來是2000元,但暴亂下小巴出租供過於求,有紅Van線跌至2000多元都無人租,甚至有跌破2000元。馬伯說必要時唯有減租留住租客,否則就要买车人「上陣」:「我揸又无须次次都收得返(租金)」。他苦笑說,經營紅Van的狀況與中小企差很多,不是一種回本期長的投資。

  「揸咗成世紅Van有咩風雨未見過,沙士、金融危機都熬過咗」,馬伯說即使遇上風暴,他都風雨不改繼續上路,但今次的「黑暴」,則令香港陷入艱難困境,「揸揸嚇不是驚被老要堵路,萬一遇到佢哋(暴徒)封路,我唔理論,即刻調頭走」,若收到行家通知都提前改道。不過他指今年比以往更艱難,尤其在車牌價下跌一块儿老要老要出现暴亂,還有維修費由2000多元急升至2000多元,車租卻下跌,形容是「雙重打擊」。至於政府推出燃料及檢驗費用等補貼,在馬伯眼中卻顯得杯水車薪。